社科院:七成“小店”向死而生

吕鹏 范晓光

去年年底,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发展“小店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对此,我们对开展的一项调研中的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者样本抽出来单独观察,回收的2万多份小微经营者样本,包含工商登记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未登记但实际从事经营性活动的个体经营者。

我们的调研发现,发现超过七成的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者受到疫情影响较大,面临资金压力带来的停业危机。而面临资金缺口的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者中有近七成表示,及时且灵活的融资支持可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本次调研显示,缓解疫情带来的资金压力是目前企业普遍存在的需求。不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是其中的薄弱群体,尤其是以“小店”为代表的个体经营者的抗压力最弱,对资金的需求也最迫切。

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现象:规模越小的小微经营者,在此次疫情中无法正常运营的可能性越高,再次证明了“小店”群体的抗压力很弱,需要各方及时救助。本次调研显示,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开业预期最低。员工数量在8人以下的小微企业主对2020年持谨慎乐观或非常乐观的比重仅为15.08%,比员工数300人以上的企业主低了13.3%。“小店”群体大部分分布在服务业,而此次调研中的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样本中,服务业亏损比例最高。

当下,救助以“小店”为代表的小微经营者意义重大,因为他们是吸纳就业的主渠道之一,而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国际劳工组织ILO在2019年10月发布的最新研究显示,来自99个国家的数据表明,70%的劳动者是个体经营者或在小企业工作,平均62%的就业体现为灵活就业的形式,这使得这些“小型经济单位”成为迄今最重要的就业驱动因素。在我国,小微经营者同样吸纳了近7成新增就业。

过去几年,我们一直持续调研小微经营者的活跃度,发现虽然小微经营者的抗风险能力低、生命周期短,但他们具有很强的生命力,连续创业者的比例很高,这可能与“船小好调头”有关,也可能是因为众多小微经营者后面需要支撑家庭生计。

本次调研中,我们发现,线下企业是重灾区。例如,线下销售为主的企业开工预期要明显晚于线上销售企业。

此次调研,我们发现不少小微经营者已经计划通过线上转移等各种方式积极自救。其中,住宿餐饮业中,有近四成的小微经营者表示,将通过外卖来应对疫情的影响。最近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对外表示,西贝现金流撑不过三个月,他们的应对之策就是加强外卖服务,并通过互联网平台企业共享用工。

从这一角度来看,疫情将进一步加速“线上线下”融合的趋势,加上各线上平台辅助以更多科技和服务手段,例如金融、电商、直播、外卖等,具备同时服务线上、线下能力的小微经营者比例将在疫情后有明显提高。这一趋势具有惠普价值,将加强一向处于弱势的小微经营者的数字化水平。

 

融资需求最为迫切,渴望减免税费

面对复杂的疫情,广大企业主对政府的经济政策有着相当的期待。总体而言,呼声最高的政策依次是:减免企业的税费(74.28%),推行灵活的用工与社保政策(53.50%),评估疫情扩散风险、对风险小的企业准予开工(39.43%),以及提供贷款、纾困等金融服务(39.05%)。而对于恢复物流通道(30.28%)、出台刺激政策(29.03%)、开通更多线上政务(15.66%)、以及扩大投资与上项目(7.01%),企业主当前的期望并不高。这种差异,值得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给与积极回应。

但对于小微经营者这个群体而言,最为迫切的需求来自灵活且小额的融资压力。调研显示,员工人数在100人以下的小微经营者中,约90%的资金缺口在100万以下。但目前传统银行发放的绝大部分贷款都在100万元以上,加上绝大多数小微经营者缺乏抵押物,我们担心政府的援助资金很难高效、及时触达以“小店”为代表的小微经营者。

为此,我们建议既要采取供给端的政策,也要采取需求端的政策。当下首要是逐渐恢复物流,合理恢复人流。对于小微经营者的融资要给予特殊政策,尤其是可以借助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灵活优势。

但考虑到互联网金融平台资金来源有限且成本较高,加上服务小微的主力军中小银行在疫情中面临资产进一步恶化的困境,我们建议国家支持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合理合规地合作,在非常时期放松监管,及时救助小微和“小店”,救小微“小店”等于救民生。

我们还建议通过提供央行再贷款,准予发行小微专项债券或银行间资产证券化产品,定向支持有服务小微技术能力及服务经验的互联网银行、农商行银行等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经营者的贷款支持力度。

此外,我们的调研也显示,目前广大“小店”和几年前相比,已经明显提升了金融覆盖比例。此次调研数据显示,有超过一半的小微经营者计划向互联网金融平台借款,但也有超过3成的小微经营者计划首次向银行申请贷款,这对于传统银行进一步拓展其普惠业务,也是一个机会。

 

数据来源:中国社科院-浙江大学“企业开工调查”课题组、蚂蚁金服线上小微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