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说“搞好基础数据测算”该如何解读?

总书记强调,做好供给侧改革的方案,“一是情况要摸清,搞清楚现状是什么,深入调查研究,搞好基础数据测算,善于解剖麻雀,把实际情况摸准摸透,胸中有数,有的放矢”。按照我们的理解,前两句点明了数据工作的目的和意义,三四句是说要做好统计调查,除了抽样调查,还要提高政府部门的“基础数据”的质量,为大数据分析提供基础。五六句是说要做好质性研究。七八句是要加强数据的成果利用,提高政策应用性。这给政府、市场和研究机构,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和发展机遇。

 

昨日(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在研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做好工作方案,“一是情况要摸清,搞清楚现状是什么,深入调查研究,搞好基础数据测算,善于解剖麻雀,把实际情况摸准摸透,胸中有数,有的放矢。”这一段话不长,一共八句话。但在我们看来,却每两句话都包含了一层意思,一共四层。可以说是层层递进,为我们理解今后的数据建设工作点明了方向。

按照我们的理解,前两句开门见山地指出了数据工作的目的和意义。在供给侧改革这场“战役”展开之前,总书记一共强调了要做好五个方面的工作。第一个方面,就是调查研究和数据建设。这并不是说后面的四点工作的重要性更低。从“兵马未到、粮草先行”的角度来说,这基础数据,就是打赢供给侧改革攻击战的“粮草”,而调查研究,则是获取这些“粮草”的途径和手段。可以想见,在总书记的号召下,调查研究工作会获得更为强劲的动力和支持。

但是,如何做好调查研究工作,却既是一项政治功课,更是一项科学事业。总书记说要摸清情况、搞清现状,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明,虽然现状统计和数据工作已经取得了长足进展,但我们对供给侧方方面面的情况的了解,还不能满足中央的要求。后面的六句话因而更为关键。

第三四句是说要做好调查研究,搞好基础数据测量和采集。为了获取“基础数据”,除了抽样调查,还要提高政府部门的“基础数据”的质量,为大数据分析提供基础。而现状恰恰无论是宏观基础数据,还是微观基础数据,都存在着诸多的问题:(1)客观上的困难是存在的,这需要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比如,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极大激发了投资和创业活力,市场主体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登记数量和资本规模快速增长。但工商部门难以掌握企业资本金和用工情况变化,“两虚一逃”的情况无法监测。实行年报制度之后,一些活动异常的企业以及“一元钱公司”更加难以监管,对就业形势的判断也更加困难。这就需要加强数据采取频率,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弥补监管短板。在这方面,政府部门应该加强与市场专业数据公司、科研机构的合作与购买服务,这些机构的各种“数据培训班”也应该吸收政府部门的参加。

(2)就是长期饱受诟病的数据造假问题,这就需要政治手段来解决。数据造假的危害性不言自明,不仅短期抑制老百姓对官方统计数据的信任,而且长期不利于政府部门的公信力提升。要消解数据造假问题,除了在根本上改变各级政府的评价和激励机制,还要在源头上对基础数据收集的规范化和透明化。最近东北经济“断崖式”下降引发各方关注,但某种意义上,我们需要为当地政府敢于亮出“家底”、不怕“丢脸”叫好。

(3)我们最想强调的,就是目前数据管理和使用体制上的部门障碍。除了信息不透明、不公开这个顽疾之外,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条块”分割,恐怕都停留在“原始阶段”。事实上,国务院做过多次的号召。比如,明确提出“在促进就业创业工作中要做到密切跟踪一线情况,完善调查统计,充分利用大数据”。一些部门也充分利用了他们的独特优势,开始承担起责任。比如,工商系统拥有当前最为完整的个体私营经济市场主体的名录,为大数据分析和科学的抽样调查奠定了基础。当前正在推行的“三证合一”工作,为建立真正统一的企业数据库和共享的信息平台提供了可能的技术基础,从而改变目前在企业数据方面“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顽疾。工商总局已经为建立一个可追踪的全国性个体私营经济调查平台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但未来的数据完善和建设工作任重而道远。应由政府高层部门牵头,明确要求其他部门也要在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中公示,将信息公示系统建成真正的信用社会的数据基础平台。同时,通过完善统计数据、法人库的建设等,不断提高数据质量和数据应用水平。在就业和创业方面,除了建立企业的相关数据之外,最为理想的状态,是应该在被调查的企业内,同时进行企业雇员的调查,从而形成一套既有企业主和企业信息,也有雇员信息的嵌套数据。目前尚未有一项全国性的调查能够做到这一点,需要税务、劳动、公安以及工会等相关部门的支持与合作。

总书记的第五六句是说要“善于解剖麻雀”,在我们看来,就是要做好包括案例研究在内的质性研究。这一点看似最简单,其实任务也最为艰巨,改变各级官员的观念也更需要花费时日。我们党有“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但面对日益复杂的新形势和层出不穷的新问题,考察、参观、座谈这样的调查研究方法已经不能完全适应时代的需要。“解剖麻雀”的关键一跃,是要把它从过去的政治工作色彩,变得更加“社会科学化”,符合现代社会科学的规范,充分运用质性研究的最新技术和手段,改造传统的“个案研究”。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前面的几点,那就真的可以做到“胸中有数、有的放矢”了。总书记的第七八句其实也是谆谆教诲我们要加强数据的成果利用,提高政策应用性,为供给侧改革提供优良数据这一“基础设施”。当然,搞好基础数据测算,归根结底离不开专业人才的建设,除了经济学、统计学等“显学”,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等学科的“不在场”亟待改变。

 

作者:

吕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私营企业主群体研究中心秘书长

范晓光,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